净素小馆

[复制链接]

1026

主题

1026

帖子

4052

积分

VIP会员

Rank: 2

积分
4052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3-12 23: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香(限) 迷梦(H)
  奇怪,难道是最近练功过度?
  夜幕还未降临,栖霞山庄的三小姐就抵挡不住浓重的睡意,练完剑刚回卧房就立马酣睡过去.
  她把自己的嗜睡归结为正常的练功所致,殊不知那麽香甜的美梦背後是无尽的梦魇……
  静华,静华,她轻皱了下眉,好像梦中有人在叫自己,很好听的声音,是谁?
  看样子春风醉很有效啊,睡得那麽香甜,只见暮色中一个黑衣长衫之人立在静华床前,一手轻抚着她脸颊柔嫩的肌肤,一手将原本散开的被褥轻盖在少女肩膀,动作那麽轻柔,像对待一件易碎的宝贝般那样小心翼翼,似带着怜惜又带着不舍.可与他的动作相反,他的眼中一片灼热,似是焚焚欲燃的火苗,只要一阵轻轻的微风就可以霎那燃烧.
  男子手指轻抚下的少女仿佛梦到美味香甜的吃食,轻抿了下嘴唇,这不禁意的小动作自然之极却让眼前的男子呼吸一紧,在他看来那是赤裸裸的诱惑.宝贝,梦很甜吗,让我也尝尝好吗?他只轻俯下身就将那霸道而温热的双唇覆上了那殷红的唇瓣,辗转吸吮她唇间的香甜.
  睡梦中的少女并未在这炙热的吻中清醒过来,她仍兀自沈睡,只是那一吻被男子夺去了呼吸脸颊突然变得红艳,像水蜜桃般粉嫩可人,而那樱唇经过男子的吮吸更加饱满,微微张开诱人攫取.男子眼里的火苗更加汹涌,原本刚离开的唇复又回到少女的唇瓣.
  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满足双唇的碰触,他慢慢舔舐少女的唇齿,耐心地诱使她张开晶莹的贝齿,然後才开始攻城略地用唇舌吻遍她唇内每一片肌肤,并诱惑她的小舌与之嬉戏.在今夜之前她从未接过吻更不谙此道,更何况还在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她只能被动地承受他给予的亲密,而这青涩的反应相当取悦他.
  夜色渐渐浓重,缥缈的雾絮丝丝缕缕如一团团棉絮在栖霞山上腾起.
  冬日的夜风很冷,半开的窗内飘进了梅花冷冽的香气,虽然睡在暖炕上但雾气湿冷的感觉仍是让少女瑟缩了下.
  冷吗男子爱怜地看着少女,轻刮下她的秀鼻,似是埋怨那麽贪睡都不记得关好窗户,被冻着了怎麽办呢?像想到好方法他突然爬上床榻,将身体梛进被窝,与少女紧紧相依,用自己的体温为少女取暖.
  在些许的月光下,男子痴痴地望着眼前咫尺的少女,乌黑柔亮的发丝,丰润的脸颊,凝脂般的雪肤,樱花般红艳的双唇,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女子的妩媚.
  是从何时开始,宝贝就长大了呢?
  像为了惩罚他自己对她成长的忽略,他恶劣地将一个个湿热的吻印在少女的额头、脸颊及锁骨间.被褥下的双手更是邪恶地来到少女的胸前肆意揉搓,饱满轻柔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看样子小女孩真的长大了呢!像验证般他摸索着解开了少女的衣襟双手探入肚兜,摸上了那小小的浑圆.好想尝尝樱桃的滋味啊他调皮地在少女耳边轻语,轻舔她的唇瓣好似得到了她的应允,复将头颅深深埋入少女胸前.
  啊,发育中的胸脯似是感受到了疼痛,细小的呻吟从少女的樱唇中传出,胸前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大,好似蚂蚁在轻轻啃咬,很热很难受,她想蜷起身子想摆脱这难耐的感觉,可身体很沈重,酥酥麻麻,她只闻得鼻间是浓烈的梅花香以及另一种似有似无的味道,很好闻,就像梦中的香味,让人渐渐迷失.
  小家夥,太敏感了
  看着眼前的少女因他的爱抚而扭动身体,他只呼吸一紧,感觉腹下的硬挺更难受了.
  现在他才知道偷香是多麽折磨人的一件事,的确很伤身.
  可当他看到眼前的美景时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的小宝贝上身衣衫不整,腰间丝带松垮着,胸前裸露的肌肤泛着红潮,两颗小.樱桃挺立在雪白的浑圆之上,因他的疼爱而泛着晶莹的光泽,像清晨的露水浸染一样.更要命的是袍子的下摆无意间撩起,雪白的大腿裸露着,堪堪是秀艳比花娇,玉颜艳春红.
  他只觉一阵燥热,忙不迭地扯下了那遮挡春光的衣袍,一瞬间少女不着寸草的芬芳之地暴露在男子眼前.他用细长的指尖轻轻抚弄腿心的嫩肉,感受着它的轻颤,见蜜意流出後才伸入一指在内壁勾画描摹.
  花苞感受到异物的入侵本能的收缩,将他的手指紧紧包围,处女之地紧致温热的触感使他浑身紧绷,犹如一头猎豹见到猎物後的蓄势以待.
  他在等待,等待她的适应.当蜜汁充分湿润後,他才开始用手指揉捏开阖的花瓣上那隐匿的小小突起,伴着手指的菗揷,花穴中春水开始汩汩流淌.他只沾取少许涂在花唇之上,然後将身体下移将头埋入花穴之中用灵活的唇舌接替手指的位置.
  轻轻含住那诱人的珍珠小核,猛烈的吮吸辗转,涌出的汁液尽数被小舌汲入口中,那仿佛是最香甜的珍馐美味让他一尝再尝.
  许久,当他的唇离开她的花穴,勾起一丝晶亮的银丝,说不出的淫靡.
  少女仍沈浸在美梦之中,但身体本能地呈现娇艳之态.
  尤其是刚被他疼爱的含着春露的花心,在月光下闪着水嫩光泽,诱人之极.
  他的目光灼灼,似不堪隐忍,宝贝,我忍得好辛苦,让我碰一下好吗,只一下不弄疼你.边说边撩动衣袍,将硬挺的火热抵在少女湿润的花穴外,任前端与花唇摩擦.快感波涛汹涌般袭来,但这种点到为止的爱抚根本不能满足男人的欲望.尤其已经入其门而不得入的折磨更是让男人崩溃,他轻轻说服自己只进去花穴一点点就好,真的,一点就好了,乖.
  说完,一手扶正少女的纤腰,一手将自己的昂扬对准用力挺进,虽有春露的润滑,但少女的花穴仍紧致的不可思议,它才进去一点就被紧紧的包裹住了,丝毫不能前进分毫,而这种紧致让男人要命的舒服,害他差点缴械投降.
  为了摆脱这种进退不得的尴尬之地,他将双手放到两人交合处轻轻揉搓,拨弄花穴里的珍珠小核,慢慢地热流涌出,他的巨龙开始可以蠕动,但他的理智让它不敢再往前进入,虽然那里是极致的销魂之地,虽然喷薄汹涌的欲望叫嚣着释放,他还是退出了.拔出火热的那一刻,两人的连接处滴落了许多汁水,看着少女绯红的脸庞,娇艳的花穴,男人的硬挺丝毫没有缓解下去,他只能尴尬地笑着,静华,看我多疼你,我宁可自己难受也不忍你受苦,你该怎麽报答我呢?
  他很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不用少女开口就径自向少女索要起报酬来.
  只见夜色深沈,月儿都羞弯了眉眼,躲入云层中消失不见.他对她的纠缠,坠入了黑夜的最深处.
  偷香(限)梦醒
  微薄的晨曦中,酣睡的女孩悠然转醒,脸庞透出一种近乎女子的媚态.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啊,是梦……只是梦而已一想到梦境女孩羞了脸,将头蒙在了被子里.她说不出口,只隐约记得一个男人对她做着许多羞人的事情.她在梦中好像是似醒非醒的状态,看不清男子的面容,只记得那双火热的手抚上她的红唇,她的脖颈,她的锁骨……
  羞人,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停止对梦境的回忆.殊不知这本不是梦,在这个所谓的梦中那个男人几乎做了所有羞人的事儿,除了那最後一道处女之门,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下床的时候,她感觉身体酸软,尤其是乳防酸胀,下体肿痛,她只要掀开衣服就能清楚的看到坚挺的乳防被人啃咬过的痕迹也能发现花穴被人狠狠爱过的迹象,就会知道昨晚真的不止是一个梦而已,可她就是那麽粗线,只把这些身体的酸痛归结为昨天跟大哥练剑过度所致.
  小妹,该起了,房门外传来大哥轻扣门扉的声音.今天起晚了哦,难道昨天练剑输了今天开始赖床了吗?
  大哥,才没有,我早起了话刚说完,门就打开了,露出一个脸上有着娇羞酒窝的少女来.
  只差一招而已,大哥你胜之不武,今天我们再来,你一定是我手下败将,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站在了距离男子九步之外,提剑运气摆好了比试的准备.
  男子倒是不慌不忙,眯缝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仍是可爱娇俏,像往常一样爱缠着自己比武,只是感觉有些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又一时说不上来.
  只一眨眼,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将她的剑按回剑鞘,看着她轻柔地说,小妹,今天我们就不比了,你叨叨念念的二哥今天回来,你不想去接他吗?
  真的吗,大哥,二哥今天就回来了吗?看到大哥肯定的笑容後,她高兴得忘乎所以,蹦跳着一把上前抱住眼前告知好消息的男子,我就知道二哥会在我生辰之前回来,我去写信告诉少华,让他尽早回来.说完就一溜烟地跑走了,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还在庭院里回荡.
  估计他回来之後,你就只会粘他了,还会记得我这个大哥?男子落寞地轻喃道.
  也难怪少女那麽喜形於色,她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久违的二哥了,有五年了吧,自从他被带离山庄有近五年没有见到他了,还记得小时候,静华最喜欢和这个二哥玩在一起了.她总喜欢缠着他讲故事,喜欢他教自己画画,喜欢……总之他是她童年时最美好的回忆.
  栖霞上庄门口,焦灼的少女眼看着太阳一分一分落下去,心情也随之低落下去,大哥,二哥是不是出了什麽事,为什麽现在还没回来?
  别急,小妹,慕白或许路上耽搁了,管伯已去山下迎接了,应该快到了.说完就见远处驶来一辆马车,一白衣少年座轮椅而下,可不正是栖霞山庄的二少爷──谢慕白.
  静华看着白衣少年一时愣住了,她一直知道二哥很好看,清秀纯美有着不同於同龄人的风华,可小时候身量还未长成,她也就只认为是好看罢了.可现在眼前的少年一身白袍,不沾纤尘,眉若远山,杏眼微阖,仍是清秀的美,却有着近乎出尘的气质.如雪如月、如冰如水,像一朵白莲花,让人怦然心动.
  她也有心动的感觉,脸也不自禁红了,但更多的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她扑到少年胸口,像小时候一样轻抱住他,扬起泛着泪光的小脸,轻声哭泣二哥,你还记得静华吗?你可知道静华有多想你?
  白衣少年看着怀中哭成泪人儿的女孩,低头安慰道傻丫头,怎麽会不记得你,你看,现在二哥不是回来了,以後都不离开你.
  真的,你不骗我?说话算话啊,我们来拉钩说着拉住少年的手像小时候一样玩起了勾勾.虽然是童性显露,可在少女做来就是清新自然,调皮清纯,美好的让眼前的两个男人相视而笑.
  偷香(限)回忆
  夜晚,雨声细碎地敲打在窗外树木的枝叶间,滴滴嗒嗒,缠缠绵绵.
  而灯光柔和的屋内,兴奋的少女仍缠着榻上的少年讲述这几年分开时的点点滴滴.
  或许是少年的声音太过柔和,挑动了她那颗嗜睡的神经;抑或今天的喜悦来得太过真实,需要美梦进行调剂.反正在少年刚讲述到三年前的往事时少女已经酣然入睡,嘴角仍挂着甜蜜的笑容.
  白衣少年看着少女娇憨的容颜,无奈地将她拉上床榻,为她盖上寝被.然後在她额间蜻蜓点水般落下自己的吻,轻如羽,柔如风,像任何兄长给予妹妹的晚安之吻,那麽纯洁美好.
  夜深了,雨还在下,往事盛开在记忆里,过往的一幕幕在他的眼前闪回.
  年幼时,他就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栖霞山庄地位低下,虽然是二夫人,但根本不受庄主恩宠,所以自小他就分外懂事,从不让母亲为自己担忧.小小的他曾有的烦恼就是不知道如何甩去那个总爱缠着他的小女孩,她叫静华,三姨娘所生的孩子,他半个血缘的妹妹.从她出生起,她就是栖霞山庄的掌上明珠,所有的人都给她万千宠爱,除了他这个小哥哥.
  七岁的小女孩梳着可爱的小辫,灵动聪慧,却也骄蛮任性.虽然她有疼她的大哥,有同龄的孪生胞弟,可她就喜欢这个性子清冷的二哥,一着空就找他玩.
  可他对她表现出的亲昵总是分外排斥,总是和她玩着猫和老鼠的游戏,他躲,她追.
  在百年树龄的梅花树上,小小少年靠着一根苍劲的虬枝小憩,白色的衣袍隐藏在花海间,让人难觅其踪影.他原本以为那个小公主这下总不会找到他了吧,没想到就听到她可爱的娃娃音.
  小哥哥,让我找到你了!呵呵..,树下小女孩一脸喜悦地看着少年,一个翻身就爬上了高高的树杈.
  他没想到她会爬树,自己刚才都很费尽地爬上来,她却很轻松地爬到了这里,她得意地抬起小脸想听到哥哥的夸奖,却突然脚一滑整个人跌了下去,她只听到一声小心和沈闷的与地面碰撞的声音.
  她被吓到了,她从没见过那麽多血从一个人身上流下来,小哥哥!小哥哥,你不要吓我啊……
  少年最後的意识就是小女孩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在那个紧要关头用自己的身体接下她,可能他知道她怕疼吧,他知道小静华最怕疼了.
  小哥哥,还疼吗?柔嫩的小手握着他苍白的手,小小的身体依偎在床榻前,秀气的鼻微微蹙着,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哥哥,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大夫为哥哥看病.
  他才知道自己的双腿废了,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他有恨过,恨老天的不公,他也怨过,怨自己学武不精,可他从没後悔过自己在那一刻保护了她,或许她很早就已经入驻他的心间了吧,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之後的三年,她更粘他,与他寸步不离同吃同睡,小哥哥,以後我就是你的双腿,你想去哪儿静华都陪你去.栖霞山庄的仆人都知道,他们的小小姐变了,变得不再骄蛮任性而是万分懂事,有一颗剔透玲珑心,尤其和二少爷在一起时那更是兄慈妹善,其乐融融,赏心悦目.
  分别的那一年,他十二岁,她十岁.机缘巧合之下,他被医毒双绝鬼谷老人收为弟子,随之出外远游.而这一分离就是五年.
  那正是偷换了岁月,偷转了人间,春闺梦里人.
  偷香(限)弟弟(微H)
  谢慕白回家的第二天,谢家四少也珊珊然从碧霞山回来.全山庄最高兴的当属静华了,两天里哥哥弟弟都相继回到了山庄,一家人总算可以团聚了.
  静华和少华是一母同胞、孪生姐弟,照理说两人的感情本应该是最亲厚的,可打娘胎出来却偏偏是两冤家.早之前是水火不相容,打打闹闹不在话下.但自从少华被带到碧霞山师从玄玉大师学武之後,距离产生美,时间产生思念,两人见面的机会减少,一年也就难得两次相见,她这个做家姐的也就变得格外思弟心切.
  大半年没见,少华好像又长高了,皮肤也变黑了,真真是如玉美少年啊!静华脸不红心不跳地赞叹自己的弟弟,殊不知自己的容貌和他八分相似,只不过一个阳刚,一个娇柔罢了.
  见过爹娘後,回到房间,少年反常地扑到少女胸前,像个大抓鱼般抱住她,用头磨蹭着少女的胸口,撒娇道姐,少华很想你.
  少女被这突然的熊抱吓了一跳,以她早前的想法会认为这是少华的恶作剧整她消遣,可现在母性或者说是姐性情怀作祟,她会认为这是正常的弟弟向姐姐的撒娇方式,也就随他了.
  少年仍是赖在少女怀里,用头轻蹭着她柔软的胸口,时轻时重.渐渐地静华感到身体一点异样,胸口有点微微的疼痛又有点酸胀的感觉,麻麻痒痒.她知道是少华在向他撒娇,她不好意思推他,只能急出一身香汗.
  而暖玉温香在抱的少年则很惬意,嘴角似笑非笑,目光闪着狡洁的光芒.
  许久之後,他才离开她的身体,和她说起了一路下山的趣闻,哪里好玩哪里的馆子有好吃的美食,说得静华心头一动,也想出庄去江湖上走一遭,好好体验一番.
  中午静华都有小睡的习惯,尤其是冬天这种恶劣寒冷的日子,在屋里架上铁盆,升上柴火,暖洋洋地躺在被窝里小憩那真是比神仙还舒服.
  听着柴火劈劈啪啪燃烧的声音,静华也逐渐沈入梦乡.
  一阵冷风吹开了禁闭的窗户,寒冽的梅花香也随之飘进了洋溢着暖意的屋内,一少年毫无声息地来到了少女床榻前,她侧身睡着,丝毫没有察觉到人的到来.
  只见他拉开被褥,一只手越过胸前拉高少女的粉色抹胸,另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乘虚而入搓揉她的胸口.并慢慢压低身体将自己的胸膛紧紧贴住少女的後背,将滚烫已久的欲望放肆地熨贴着她的肌肤.少女仍紧闭双眼,一动也没动,似乎仍沈湎在香甜的梦境里.少年的手指开始狂肆掠夺,他的手掌有薄薄的茧,摩擦着她柔嫩的肌肤,形成淡淡的红痕.
  许久,他支起身子看她,锦缎被褪下去,露出她光洁的肩,温滑如玉.他恋恋不舍地吻上她的锁骨,辗转吮吸,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体内去一样.
  再许久之後,当静华醒来,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低头看去一个黑色的头颅
  正埋在她的胸口,并传来轻轻的鼾声,细看之下分明是小弟可爱的睡颜.
  偷香(限)温泉
  真像个小睡猫,静华看着少年流着口水的睡容不无感慨 还是没长大啊.
  不过一想到娘亲在生下他们姐弟之後难产过世,自小虽有爹和夫人的疼爱,但真正意义上来说的母爱他们从没享受过,少年突然表现出的亲昵,无非是他潜意识里对母亲的怀念罢了.当意识到这一点,静华怜惜地抚上少年的脸颊少华,别怕,以後有姐照顾你.她暗暗地下定决心.
  中午开始,天空就飘起了大片的雪花,顷刻之间,栖霞山庄就一地的纯白.庄外寒风呼啸,冷意袭人,而庄内各处火盆木炭通红地燃烧着.
  每年冬天也是静华最难忍受的时节,与常人不同她极畏寒,一年四季手足冰凉,许多大夫都说这是打娘胎里带来的寒体之症,只要保养得当不伤身体.可庄内人都知道只要三小姐一受寒就得病上好几天,因此冬天的保暖格外小心.大少爷中午临出庄之时还特地吩咐管叔在全庄境内都燃烧火盆.
  而此刻三小姐的傲雪楼里欢声笑语不断,丝毫感觉不到冬天的寒意.
  二哥,小弟,等下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哦?说完还不忘调皮地眨下眼睛,似想到什麽鬼点子般.
  而谢慕白和谢少华则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在说,无论你把我带向何方,我都甘之如饴,即使是地狱有你的陪伴也不孤单.
  傍晚十分,在静华的带领下,少华抱着腿脚不便的慕白在梅林中左转右绕地穿梭,不到片刻便出了庄园来到後山一处茂密的树林後,前方便是悬崖峭壁已无路可走,静华看着两人心知他们所想,笑着飞身而下,少白想也不想便跟着跃下山崖.
  落地的一刹那,才发现并未到崖底,而是落在了山崖中间突起的一块平地上.只是栖霞山终年云雾缭 绕悬崖峭壁自是绝境之地,没有任何人会想到绝境之下还有这样一处奇妙的所在.而更奇的是远远有水声传来.两人随着静华走入一处天然的溶洞,那里水声渐强,空气也越来越湿润.再往前走便发现这是一个天然温泉,水潭里的水有如煮沸了一般,噗噗得往外冒着水泡,并不断的翻滚着.温泉上方更是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清雾,迷迷蒙蒙.
  温泉?悬崖腹地竟然有温泉!少年难以置信,从小到大十五年间他都不知道栖霞山上有这样一处鬼斧天成般的溶洞,边叹息边情不自禁将欣喜的目光转向静华.而被少华放在水潭边的慕白只是伸手在水里撩了撩,便闭上眼睛感受温暖的水波带来的触感.少女在潭边看着两人的神色便知道迟早得告诉他们,可发现这个秘密花园真的非一时半刻说不清楚,只好象征性地清了清嗓,先别说这个,二哥,少华,这里是我的私家花园哦,常年水温都很舒服,我都还没告诉大哥,今天就先给你们福利了,感觉很幸福吧?呵呵……边笑边献宝似地掬起潭中的水,而且泡过之後人特别舒服,皮肤特别顺滑,像婴儿一样……
  看到两人迟迟没有任何行动,她以为他们不好意思只好亲自做出邀请不信,你们试试,真的很舒服,我转过头去,保证不看你们.说着呵呵笑了起来,她以为他们是顾忌一个女孩在场不好意思脱衣服.殊不知两只狐狸早已默契一致,磨好了牙等着美味亲自送上门来.
  -----------
  PS: 重头戏在後面,还在写,晚上应该会补齐,不过貌似好像支持的人不多,写完这章可能会再酝酿下要不要继续,就这样吧...
  这章原本有华丽丽的H,可写着写着交代的东西就写了好多,重头戏梛到下章了,唉,计划赶不上变化^.^
  偷香(限)情欲(H)
  静华背转着身,无奈地看着溶洞上方突兀的怪石,眼虽不能见但其他感观却分外敏锐.她听到窸窸窣窣轻解衣服的声音,听到衣服在空中飘转落地的声音,之後是身体踏入水面的声音.
  终於解放了,真折磨人.光用想的她就已经口干舌燥,一个是如白莲般的男子,一个是散发热力的天竺少年,光他们那个脸就已经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美男子了,更何况身材乎?
  姐,好了,你可以转过身了.听到少年的声音,少女回转身去.可一转身她就後悔了,那是怎样的景象?雾气萦绕中,一男子斜倚在潭边,修长如玉的上身裸露着,胸前殷红的两点悄然挺立,朦胧的水波中依稀可见腹下黑色的毛发.另一男子在潭中央,如墨的发丝披散在水中,蜜色的胸膛,平滑的小腹,更要命地是摆出一副慵懒舒适的表情,眼神斜斜地看着你别说多诱惑.
  静华尴尬的咽下口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本打算在今夜来温泉小泡下的,可现在二哥跟小弟在水中,男女有别她就只能放弃了,可在温泉里是多麽舒服……
  白莲男子像知道他的窘迫般,小妹,你也下来吧,泉水很舒服,泡泡好洗去寒气.而在另一边的少年则如鱼得水般在潭里玩得不亦乐乎,是啊,姐,很舒服的,你下来好了,反正潭那麽大,三个人洗不会很挤的,我们也保证不看你脱衣服.说着背转身去.
  静华也实在忍受不住泉水的诱惑,一件件脱下衣物,赤着身选择了离潭中两人最远的一处下水.一到水中,身体就感受到水波微微的浮力,暖暖的、湿湿的,像腾云驾雾般那麽舒服,她惬意地闭上了双眼.
  从锁骨上落下的水珠顺着少女的肌肤一路流下来,慢慢融入胸前的水波里消失不见,也让远处的两人看得呼吸一紧.
  跳动的水珠温柔地轻触着少女温润滑腻的肌肤,像男人的手指带着爱抚与缠绵.
  男人的手,可不是,现在轻触静华背部的手不正是男子的手吗?当她意识到这点时,红了红脸,少华,你怎麽在我背後?少年一脸纯真,姐,我帮你擦背,不好吗?我会很小心擦,不弄疼你,放心.说完继续上下其手.似是说服不了少年的执着她只能无奈地选择投降,被动地承受起少年体贴的服务来.
  少年的一只手从她的背後绕过来,罩在了她的左乳之上,轻轻地揉搓.姐,我帮你这里也洗下. 他的手因习武微有薄茧,她的乳却细腻如丝,两者摩擦的触感令她颤栗.她甚至能感到下身某处一阵痒痛,似渴望着什麽.
  什麽男女授受不清,什麽伦理道德,种种顾忌都被少女遗忘了,她只觉得身体好舒服,少年的身体像是一个火热的炭炉,他的手经过的地方就一片火烫,他的指尖更是像一簇簇火苗点燃了她的身体.
  她不由自主的熨贴,努力地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而少年的眼睛则黑得如同没有月光的夜.他的瞳孔中是少女艳如桃花的娇颜,红艳欲滴的樱唇,它微张着,似期盼,似等待,又似诱惑,好像在说快来,狠狠地蹂躏我吧.
  少年因情欲而喑哑的声音带着炙热的气息,紧贴着少女的耳垂拂过不许诱惑我,姐姐,我会忍不住摧毁你的.说着就狠狠吻住少女的嘴唇,粗暴地啃咬,带着不顾一切的索求.
  而远处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的白莲男子身影仍一动不动,神情清冷得如同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可水波下的昂扬却直挺挺地立着,泄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似乎该有所行动了.
  ----------
  PS:还未填完,我是一边写一边贴,唉,这前戏真够长的.我一般都十点睡的,现在瞌睡虫来袭,只能明天一早再继续填了,各位亲可以明天再来看,就这样了,晚安...
  刚补了些貌似这章太长了,只好再另开一章,敬请期待下章《销魂》,啦啦啦...
  不过说实在话分真的够少的,大多亲真的只看不投票,心里是有点那麽委屈啊,3天里更了近10000字,不过看到许多亲给我留言让我加油还是感动的,我或许会支持下去,不过可能不会再那麽勤更了,做足点准备好好构思接下来的情节.女主不会是谢家兄弟的玩物,她会走入江湖遇到许多人,展开丰富多彩的生活,我不想单纯写H而H,还是有情节的H更好吧,唯美的、火辣的、暴虐的,光想我自己都流口水了,呵呵呵,不据透了,继续去码字.
  偷香(限)销魂(H)
  氤氲的水汽像一层薄纱笼罩在水潭上方,而薄纱下汩汩冒着热气的水潭里却是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香艳画面.只见一名绝色少女如一滩春水般瘫软在背後一个少年怀里,两人的嘴亲密地连接在一起,少年的手不断揉捏着女子雪白的浑圆,而另一个男子的嘴却流连在女子的腹部,双手则隐入女子的下体摩挲着.
  太销魂了,宝贝那里真紧!男子刚用一指挺进少女的花穴,便被紧紧吸附住,甬道的内壁剧烈收缩着企图排斥异物的入侵,他只能腾出另一只手不停按压花穴内 的荫睇,时而往外轻扯,时而用力揉捏,当手指沾满黏腻的春液时,他的两指才一鼓作气深深刺入少女窄小的花穴内,来回用力菗揷,淫靡的汁液随之流出穴口,不断融入泉水中.
  而背後的少年则恋恋不舍地离开已经肿胀的樱唇,转移阵地啃咬起她胸部的樱桃来.稍一抬头便看到白莲男子销魂的表情,也开始兴奋起来,哥,静华哪一处不销魂啊,我们今天可要尝个够哦!
  两个男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更加卖力地抚弄起手中的少女来.当白莲男子从花穴中抽出沾满爱.氵夜的手指时,少女的汁水也随之汩汩地流淌出来,沾湿了外面的花穴.如果在水中能看清一切,便能看到少女的荫睇因男人的爱抚已变得肿大,娇艳的穴口更是微微收缩蠕动着,似乎在邀请着男人更进一步的进入.
  白莲男子舌尖品尝着手中散发处女清香的爱.氵夜,眼里不断有细微的火苗蹿动.
  他将手伸到自己的胯间,握住早已发硬肿大的紫红欲望,将它举到少女的销魂洞口.它好像有自己的灵性,不断往前滑动想要进入那个泛着晶莹水泽的花穴.可男子只是拿它用力摩擦着花瓣,撞击着花穴中突起的小核,嗯……啊……少女在这一撞击下细细地呻吟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情动时的声音有多麽好听,酥酥软软犹如强力春药让男人无法自持,他差点就控制不住那奔涌而出的爱.氵夜,幸好巨龙的顶端只分泌出一点透明的汁液.他狡邪地一笑,我怎麽舍得它的第一次流在外面呢?是吧,宝贝.
  小妹,看来它等得迫不及待了哦,你应该也会喜欢上这感觉说着耸动自己的臀部,将抵着花穴的巨大与花唇来回摩擦,沾上涌出的春水,然後用力一个挺身,进入了少女窄小的穴洞里.
  哦,真紧……男人刚一进入,就在丝绒般的甬道里感受到了紧致销魂的感觉,肉壁上像有无数小口在含着他的肉木奉,吮吸着,不让它再进入.他只能隐忍着,不敢轻举妄动.
  啊……痛……感到下体痛楚的少女也悠然转醒,她张开迷蒙的大眼望着眼前这张男人的脸,那是小哥哥的脸,她无比熟悉曾在无数个夜晚悄然想起,可现在他的表情为什麽那麽痛苦, 小哥哥,你怎麽了?
  静华,哥哥现在很难受,你帮帮哥哥好不好?
  静华一定帮你的,哥哥哪里痛吗?她还一脸纯真,以为他的腿疾又犯了.
  当目光向他的腿看去时,她才发觉到异样.她是被少华抱起双腿分开的姿势,而小哥哥则坐在潭边一处凸起处,两人的下体紧密相连,她还看到小哥哥腹下那黑黑的蜷曲的绒毛和那敞露在外边大半个的紫色巨棒.
  啊~一声惊呼,瞬间她的脸就像红透了的苹果,小哥哥怎麽会,怎麽会……她的声音颤抖着,她不明白两人为什麽会这样的姿势?
  静华,哥哥忍得很辛苦,很难受,我要进来了,你要准备好哦似诱哄似宣告,他深吸一口气,将肉木奉用力一顶,紫色巨大尽根没入少女的花穴里.
  两人的交合处流出红色的液体,刹那融入水中晕染开去,就像莲花在水中开放.
  ------
  PS:终於被一只狐狸给吃了,本来女主的第一次想在被迫无奈之下才给的,不涉及道德,可现在写成这样了,不过好戏才开始,後面不是还有一只豺狼嘛,他还欲求不满呢……
  好邪恶啊,好邪恶,我掩面而逃.
  另外,看过的亲即使不给票票也没关系,请留下您的只字片言,无论是支持还是批评都可以,写文需要交流啊,不然太过寂寞了:-)
  预告下一章《肉欲》.
  偷香(限)肉欲(H)
  痛!好痛,哥……少女秀气的眉此时紧皱着,一张小脸堪堪是梨花带雨,她只觉得下体很痛,仿佛被利刃给贯穿般,小哥哥,静华痛!那里好痛!
  放轻松,宝贝!等下就不痛了,相信哥哥……为了证明般,他慢慢抽动自己的欲望想缓解少女第一次破瓜的痛楚,可甬道里丝绒般的触感让他失了魂魄,他开始奋力菗揷,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狂野,肉体不断拍打发出啪啪声.
  他的腰不断起伏着,任自己的欲望在她体内狂暴地戳刺,一下一下顶进,进入她最深、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要通过痛楚进入荫.道进入她的内心.
  人说女人的第一次最痛,痛得一生都铭心刻骨,我要你记住我,静华!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永远,永远不许忘记!
  或许是梅花树下你抬头叫我小哥哥的时候或许是你说要当我的腿陪我走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情根深种爱你已深入骨髓……白莲男子在少女耳边不断告白着.
  可此时的少女却沈浸在陌生的快感里,她只觉得浑身都酥软无力,娇嫩的禾幺.处灼热的包裹着一个巨物,它时而退出时而挺进,时而旋转,时而摩擦,被它刺激花穴不断涌出热流,破碎的呻吟也随之而出.
  而在一旁看着火热春宫戏的少年则将火热硬挺的昂扬紧贴着少女柔软的背脊一下一下滑动摩擦着,想凭此舒缓自己充血难耐的欲望,可听着少女娇软的声音,看着另一个男子不断进出少女的花穴,他的喘息声好像更沈重了.
  啊~~伴着一声低吼,白莲男子的米青.液尽数释放在少女的子宫里,而这火热的种子带给少女又一轮极致的快感,她只觉从那一处的酥麻蔓延至全身,眼前是极致的绚烂,她浑身颤栗着,也在那瞬间达到了高潮.
  可要命的是伴随着她高潮的到来,花穴的收缩也达到极致,无辜地将白莲男子的欲望又一次点燃. 静华,你真是个小妖精,你这是在玩火!说着又开始新一轮甜蜜的掠夺.
  在又一次达到极致的高潮後,男子才从少女体内抽离自己的欲望,随着它的离开,少女红艳艳的花唇仍不断蠕动,乳白色的体液汩汩流出,好一幅淫靡销魂的画面.
  哥,我等得快爆炸了,你不知道看着有多折磨人!说着,背後的少年一把托高少女的臀部,将等待了许久的火龙用力送入少女鲜艳的花穴里.
  啊,天,怎麽还这麽紧?少年苦恼的闷哼着,虽然甬道内有刚才欢爱後留下的米青.液和春水,很润滑,可他的进入还是像碰到处女膜般难以前进.果真销魂啊!他只能稍微退出再用力挺进,退出再前进,这样往复几次才最终整根没入,快感一步步爬上和少女八成相似的面容.姐,你看,我们的身体是如此契合,上天注定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了!
  不要,好深……嗯少女早在无尽的快感中神智涣散,她根本不知道现在进出花穴的人是谁,她只是本能地感受着汹涌而来的情欲风暴.
  乖,宝贝,你只要感受我们就好!白莲男子看着动情的少女轻轻在她耳边说道,然後俯身轻吻她挺立的乳尖邪恶地辗转吮吸,双手狂野地揉捏她雪白的稚乳,似乎想点燃她更多的热情.
  而热血旺盛的少年渐渐不满足於从背後进入的快感,他将少女的上身放入白莲男子怀里,下身禁锢在自己面前,然後掰开她滑腻的大腿,让它向外大大张开呈现放荡的姿势,顿时清楚地看到少女诱人的处女之地.没有任何杂草,有着如玉的光泽,两片湿湿的荫唇微微向外张开,露出内侧淫靡的粉红色,还有其间泛滥成灾的春潮.
  他不再犹豫,将胯间的欲望再一次用力送入少女的销魂洞内开始最原始的律动,这个体位能让他清楚地看到两人相连处的淫靡,看着他的小弟弟是如何进入她的小妹妹,看着它爱它、占有它.再加上少女娇喘的呻吟声、两人交合处拍打出的霪水声,都给少年以极致的刺激.
  啊,好爽……伴着几下有力的冲刺,少年低吼出声,终於在少女子宫里一泻千里,浓厚黏稠的白液随着欲望的抽出而大量涌出.
  而此刻的少女却在高潮中晕了过去.
  _____________
  作者有话说:
  看过的亲即使不给票票也没关系,请留下您的只字片言,无论是支持还是批评都可以,写文需要交流啊,不然太过寂寞了:-)
  这章总算补齐了,不过话说写H真的好费脑细胞啊,还好这些体位都很正常,下次有机会再写不同的口味不一样的,我怕自己也流鼻血撒,呵呵.
  还有好多亲都说字数太少了,我一般都1000多一章,写一点贴一点没有存稿,亲可以等写多的时候再来看哦.
  偷香(限)救赎(微H)
  哥,宝贝真的是累坏了啊!你看,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还不是被我们给累的,睡醒就好了.我在这里陪着就好.说完不忘替少女掖了掖被角.
  嗯,水,水……迷蒙中的少女意识还未清醒,尚未张开双目,只是口中喃喃呓语.片刻便有一个柔软的事物覆盖到了她的小嘴上,将清甜的甘露滴灌给她.
  好甜……她只觉入口的水清甜无比,比平时所喝都要好上千倍於是就像婴儿一般不断吮吸,可渐渐地嘴里有酥麻的感觉,一个火热的滑腻的东西在勾动自己的小舌与之纠缠.
  是什麽?!女孩这才发现到异样,挣扎着清醒过来.
  一张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清秀绝尘的容颜放大在自己面前,他的嘴角有清浅的笑容,似乎看到她的醒来一点也不惊讶静华,你醒了啊.
  嗯,嗯,二哥,我睡了很久吗?女孩看了看床外浓重的夜色,不用问时辰也知道自己一定睡去好久,看到二哥刚才的表情虽有疑问却也将醒来那一幕的困惑搁置一边.
  是的,好久了呢,整整一天一夜,久得哥哥都忍不住想要把睡公主给叫醒.
  她原本还想怎麽会睡去一天一夜,可温泉里的一幕突然从眼前闪过,她记起他在她的身体里,两人的下体还相连着,还有她突然的疼痛,似乎还有什麽可脑子昏昏的都想不起来.
  静华,想起什麽了吗?男人 的眼里闪耀着漩涡般迷离的光彩,让人沈迷.
  女孩的脸突然一下子变得通红,像成熟的蜜桃,她该问吗?问小哥哥,你为什麽在我身体里?为什麽对我做那些?虽然她不知道他的那些行为是什麽,可总觉得兄妹这样做是不对的,女孩子的身体只能被丈夫碰触.
  就这样斗争了半天,她还是问不出口,这个是他最爱的小哥哥啊!曾经为了救他双腿残废了的少年,他未来的一生都只能在木轮椅中度过再也站不起来.她无论做什麽都无法弥补,她有什麽资本去质问去怀疑呢?!
  小哥哥,夜深露重,早点回房歇息吧,静华已经无碍了.看着少年眼袋下隐隐的青色,她知道他一定不眠不休地陪着她,她的小哥哥啊,就是那麽不懂得照顾自己.
  没事,小哥哥今晚留下来陪你,小的时候你不是总爱缠着我,连中午小憩你都要我陪你!似乎想到那时候小静华的可爱模样,他轻轻笑了起来.
  可,可我已经长大……少女的话音未落,白莲男子已轻解罗袍,双手用力将腿撑上床榻,俯低身体在她耳边低语,在哥哥眼里,静华永远都是小女孩啊,什麽时候长大了连哥哥也不知道?一边微笑着,一边用手指开始轻轻触碰她软软的嘴唇,然後是脸颊、眉毛、眼睛,似在细细勾勒描摹少女长大的轮廓.
  的确是长大了呢!眼前的少女是雪肌玉肤,柳眉弯斜如青黛,长长的睫毛下,双眸明亮如水,淡粉的嘴唇微微撅着,欲语还休,总之是清丽妩媚得让人窒息.他感觉自己血管里蜿蜒流淌的情欲一触即发.
  小哥哥,你,你怎麽了?看着男子的手指暧昧地在她脸上滑动,她又羞又怕,全身都变得僵硬.
  嘘,乖,别说话,让哥哥好好爱你!
  不待她惊呼出声,他已经低头吻住她.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清冽的莲花香似成相识.
  她被吻得透不过气来,只能无力地挣扎,破碎地呻吟不,不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亲测两个多月,
已提款到账,
心推荐,绝不坑
人,西甲赞助商:
bet365娱乐.

加入VIP终身会员,
享有所有资源下载
和无限制在线观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